天天ag亚游网址下载|优惠网 欢迎您!每天了解多一点,让生活变的更美好!

湖南省隆回县县委、宣传部长刘科棉与六都寨镇政府干部廖吉省狼狈为奸非法侵占我公司房

来源:本站更新时间:2019-08-07 19:13:22 阅读(212)

  请求上级纪委、检察机关从严立案查处湖南省隆回县县委、宣传部长刘科棉与六都寨镇政府干部廖吉省狼狈为奸,非法侵占我公司房地产,充当违法建设保护伞,打压湖南省“民营科技企业”隆回毅鹏金银花科技开发有限公司,致使我公司破产倒闭的

  刘科棉,男,汉族,现年49岁,中员,现任湖南省隆回县县委、宣传部长。1998年——2004年,刘科棉在隆回县六都寨镇担任、镇长,期间结识淘金发迹的六都寨镇廖家村支部廖吉省,两人结成利益联盟关系,在一起入股淘金分红,刘科棉帮助廖吉省从村干部转为乡镇干部,又把编制在在七江乡政府的廖吉省调至六都寨镇政府(廖吉省招为公务员后长期没有上班),从此廖吉省对刘科棉鞍前马后,两人吃喝玩乐,其关系异常密切,隆回县干部群众人尽皆知。现我将刘科棉和廖吉省互相勾结非法侵占我公司价值700余万的房地产及充当廖吉省违法建设的总后台和保护伞的违法违纪事实实名向上级纪委、检察机关和新闻媒体举报如下:

  一、刘科棉利用分管城建工作的职权,与廖吉省互相勾结非法侵占我公司位于隆回县桃洪镇白里村的房产和土地(土地4.646亩,房产2000余平方米,总价值近700万元),致使我公司生产车间被廖吉省封锁堵门停产至今达三年之久,造成公司倒闭经济损失达2000万元。

  隆回县毅鹏金银花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作为湖南省邵阳市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邵阳市“明星民营科技企业”,湖南省“民营科技企业”,其富硒金银花系列产品荣获“湖南名牌产品”、湖南省“十大农产品品牌”荣誉称号,公司成立十五年来专注我县金银花产业发展,为隆回县北面山区10万农民脱贫致富,政府增税作出了重大贡献。

  2005年9月我公司开发生产金银花凉茶饮料短缺资金,以公司法人代表罗忠毅名下桃洪镇白里村的房地产做抵押(当时评估价为1233万元),从建行隆回县支行借贷600万元。到期后,因金银花饮料开发失利,无力偿还建行。2009年7月,建行向邵阳市北塔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罗忠毅向县、市建行的有关领导如实反映了全部用于金银花饮料开发的实际情况,由于后续资金跟不上,市场开拓难度大,导致企业亏损,无力偿还,恳请建行和法院领导在抵押物拍卖处理过程中手下留情,让我找人低价买回,建行和法院领导予以答应。

  后来,经隆回女老板申爱军介绍认识廖吉省(六都寨镇政府公务员)、廖和我商议将该块土地(地上建筑物除外)作价368万,我占20%股份,廖占80%股份(详见土地转让协议书),拍卖时让廖吉省出面竞买,实际为我们二人合伙购买。2010年3月,在抵押物拍卖会上廖吉省和我分工合作,通过行贿执行法官、建行领导、拍卖公司、评估公司和买通其他竞买人后由廖吉省出面以178.7万元的低价将抵押物买回。

  2013年7月,廖吉省过河拆桥想将房地产过户到他一个人名下,达到独吞此地块和房产之目的,擅自持北塔法院的拍卖确认书去隆回县国土资源局,房产局办理过户手续,相关部门领导发现其中猫腻太多,手续不全没有为廖吉省办理过户手续。我发现廖的阴谋后,当即向时任隆回县副县长、分管城建,国土,规划工作并兼任隆回县建设领域打非治违领导小组常务副组长的刘科棉,及县政府法制办,国土局,房产局递交了书面报告及我和廖吉省的协议书,反映了该地块在拍卖过程中的暗箱操作行为及我在该地产中占有20%股份和全部房产的情况,要求刘科棉及职能部门不能为廖吉省个人单独办理国土,房产过户手续,并讲明了如双方未协商好就强行将房地产过户到廖吉省个人名下会引发重大纠纷和冲突发生的道理。

  2013年8月份一天,我又把刘科棉打电话叫到我开设的毅鹏茶庄,我把廖吉省和我联手通过行贿法官、建行经理、评估公司、拍卖公司,串通其他竞买人后暗箱操作、非法拍卖竞买到该房地产的情况全部告诉了他,要求刘科棉阻止廖的过户行为,刘科棉听后不置可否,临走时,我还送了两盒金银花礼袋茶给他。第二天下午,我又把县国土资源局副局长张瑞杰叫到我茶庄,把相关情况报告给张局长,并把我昨天找刘科棉当面汇报的事情也告知了他,张副局长说:你和廖吉省恶意串通,损害侵占国家利益,土地来源是非法所得,本应立案查处,刘县长是不可能也不会给廖吉省非法办证的。后来,我向县城市建设委员会常务副主任何本君也多次讲到刘科棉罔顾事实,一心出头为廖吉省非法办证的情况。

  县政府法制办、国土局,房产局领导收到我的报告后,明确提出鉴于此种情况不能办理过户手续。尔后,廖吉省以金钱开道,通过利益输送动用刘科棉利用主管城建,国土工作的职权出面摆平相关部门。2013年11月上旬,刘科棉指示县政府法制办牵头,组织相关部门统一思想为廖办证,县法制办领导认为廖的竞买中有违法犯罪行为,是无效拍卖,且和罗忠毅明显存在土地纠纷不宜组织相关部门参会研究,没有召集相关部门召开会议。

  到了11月下旬,刘科棉在明知此地块属违法违规拍卖所得,且存在重大纠纷的情况下仍然充当廖吉省的马前卒,赤膊上阵利用职权亲自召集县国土局,房产局,县政府法制办,法院等单位为廖吉省召开专题“协调会”以统一各单位认识,统一口径达到为廖吉省办理过户手续的目的,会上,刘科棉全然不向与会人员讲明我当面向他所反映的这块地属廖吉省和我联手违法操作所得且我在其中占有20%土地和全部房产的客观情况,只强调廖吉省是通过法院公开拍卖竞买的,符合办证条件的歪理。会上,房产局局长文小兵同志根据本案客观情况提出了不能给廖吉省办理过户手续的理由,遭到刘科棉的当场斥责,刘科棉横下一条心要为廖吉省办证的企图已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其他参会领导见此情况就不敢再提反对意见,协调会得以“落幕”。在刘科棉权力之剑的挥舞下,廖吉省长袖善舞,盗用我的身份证复印件分别于2013年12月2号,12月3号神速拿到了垂涎已久的该地块的全部房产证和土地使用证。

  后来,我多次质问刘科棉为什么要不顾客观事实和法律强行为廖吉省办证,刘科棉总是以“行政服从司法”为幌子进行搪塞,我说我已经明确告诉你这里面是违法违规操作所得,且我和廖的协议中明确约定我占20%土地和全部房产,在这种情况下你作为主管副县长凭什么还要为廖吉省出头办证?前邵阳市委童名谦在衡阳贿选案中不就是在花了钱的落选人员要求退款的报告上批示“请市调查,如属实请退还款项”而被认定明知衡阳代表选举有贿选问题不但不责成纪检部门查处反而批示退款而构成玩忽职守罪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吗?你刘科棉明知其中黑幕,不但不向纪检、检察机关和法院报告,阻止廖吉省的办证行为,反而利用职权为廖吉省获得的非法财产漂白身份,为廖吉省非法办证大开绿灯,合伙侵占我公司价值700多万元的房地产,你的问题远远不止玩忽职守!涉嫌受贿犯罪、刘科棉被问得哑口无言,面红耳赤。

  有了刘科棉的巧手布局,强权干预,本应属于我的20%土地(4.646亩,每亩价值100万元,计460万)和全部房产(2000平方米,价值240万元)共计700余万元在一夜之间全部被”过户”到廖吉省个人名下,我公司在此地块生产了十年的生产车间顷刻之间化为乌有。

  有了隆回县“大老虎”刘科棉的庇护,加之两证到手,廖吉省有恃无恐得寸进尺,于2013年12月18号指使社会闲杂人员封堵位于该地块内的我公司已生产了十年之久的生产车间,非法拘禁打伤我公司员工。期间,我多次向刘科棉反映情况,刘科棉置之不理。不得已,我向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告急。2014年1月16日,县委陈历贤召集有关部门领导主持协调会,宣布准,我公司于1月18日才得以恢复生产。到2014年4月1日,我公司生产车间又被廖吉省用车辆和砂石堵死造成车间停产至今达三年之久,车间内价值400多万的原材料和生产设备全部腐烂和报废,2015年9月我公司在刘科棉的打压下彻底倒闭破产。致历届县委,县政府倾力打造的隆回县金银花产业化龙头企业惨遭重创,这就是人民的“好公仆”刘科棉一手导演的“经典杰作”,刘科棉是整个事件的罪魁祸首。

  刘科棉身为党员,县级领导干部,置客观事实和法律于不顾,和廖吉省互相勾结,狼狈为奸,压制相关职能部门,为廖吉省侵占我公司房地产披上一件合法的外衣,为廖吉省侵占我公司的合法权益充当幕后推手,充当非法利益的代言人和保护伞,打压三农企业,破坏企业生产经营秩序,对抗县委,县政府的兴工强县和南烟北药发展战略,其行为已丧失了作为党员,领导干部和国家公职人员的起码准则,已构成严重违法违纪,理应受到党纪国法严惩。

  廖吉省未经县国土,规划,建设部门批准,在县城东大门,320国道边,擅自改变工业用地性质且有重大矛盾纠纷的隆回县毅鹏金银花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地块非法建设2000平方米的驴肉火锅城和羽毛球馆,公然对抗县委,县政府强力推进的打非治违政策。

  2014年1月16日,县委陈历贤主持召开的罗忠毅与廖吉省房地产纠纷调处会上明确指示准;该地块纠纷未调处好前,维持原状,不得变性,不得抵押和办理转让过户、不得办开发建设手续。3月27号,在副县长范志锋主持召开的协调会上也指出:在矛盾纠纷未处理好前,廖吉省不得私自采取行动。而廖吉省置县委,县政府领导指示和法律于不顾,自8月10号开始在该地块内非法修建驴肉火锅城和羽毛球馆,8月12号,县城建综合执法大队下发了停建通知书,廖吉省对县城建综合执法大队的多次上门制止置若罔闻,嚣张对抗,继续强行施工建设,至10月6日,两栋非法建筑主体建成开业。此后,我们又多次向马健强县长和赵湘明反映廖吉省非法建筑的问题,刘科棉才不敢赤膊上阵公开作梗。11月5日,县规划局做出16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责令廖吉省在11月12号前自行拆除违章建筑,否则由县政府组织相关部门依法强制拆除。但廖自峙有刘科棉的庇护,视处罚决定为儿戏,照常开业至今,我们多次要求相关部门采取措施强制拆除非法建筑,由于刘科棉的庇护,行政处罚决定一直没有得到执行。

  廖吉省作为国家公务员,党员,如此胆大妄为,视法律、法规于儿戏,是因为幕后有主管城建工作,且身兼县建设领域打非治违领导小组常务副组长的刘科棉做总后台和保护伞。在廖吉省非法建设期间,我们多次向刘科棉反映廖吉省的非法建设问题,要求对廖的非法建筑予以强制拆除,但刘科棉置之不理,反而暗地里到现场为廖顶风强建出谋划策,使得廖吉省的非法建筑在短时间内迅速建成。刘科棉还为廖吉省开脱,要求县规划局“妥处“,暗示规划局违规为廖补办建房手续,想为其非法建筑披上合法外衣,幸得县委陈历贤向规划局领导指示纠纷未解决前不能办理任何动建手续,刘科棉的阴谋才未得逞。

  2014年8月15日,隆回县建设领域打非治违领导小组再次下发《隆回县建设领域打非治违专项整治公告》,第三条明确指出:所有违法违规建设行为必须立即停止,拒不停止或顶风强建的坚决依法强制拆除。廖吉省在公告下达后 仍然顶风强建,我们多次向刘科棉反映,他不但不指示县打非治违办和县城建综合执法大队拆除非法建筑,还反而暗示规划局“妥处”,充分说明了刘科棉是廖吉省顶风违建的总后台和保护伞。

  2014年上半年,马健强县长多次批示要刘科棉牵头处理好我和廖吉省之间的房地产纠纷(马县长批示附后),马县长当面交办,电话督办,刘科棉阳奉阴违,极尽推诿回避,拒不执行马县长指示,有令不行。我们每次找他,他就说自己奈不何,背后就为廖吉省出谋划策,为虎作伥。由于刘科棉的乱作为,不作为,导致事态一步步升级,导致廖吉省有恃无恐,顶风违建。

  刘科棉利用主管城建工作的职权与很多开发商勾结,大肆受贿,到处入股分红,把隆回县城的城市建设搞得乌烟瘴气,已是民怨沸腾,很多受害人和有正义感的群众联名向省市纪委控告刘科棉的违法违纪和贪腐行为,但刘科棉神通广大,每次都能把纪委摆平,涉险过关,为维护我公司的合法权益,为清除干部队伍中的害群之马,我强烈请求上级纪检部门、检察机关严格执纪问责,不再包庇放纵,排除阻力,对隆回的“ 大老虎”刘科棉立案查处,以给我公司和全县人民一个满意交代。

  一、在以习总为核心的党中央强力反腐倡廉,打虎拍蝇的今天,刘科棉作为党员,分管城建的副县长与不法分子廖吉省狼狈为奸,沆瀣一气非法侵占我公司价值700余万元的土地和房产,充当廖吉省违法建房的总后台和保护伞,置一个15年专注金银花产业发展的湖南省“民营科技企业”于倒闭 ,刘科棉良知、天理何在?我们强烈请求省市纪委成立专案组立案查处隆回县“大老虎”刘科棉和廖吉省之间的非法利益勾结及贪腐问题,清除干部队伍中的害群之马,还隆回县建设领域的风清气正。

  二、原县委赵湘明和县长马健强自2012年上任以来,针对隆回县城违法用地,非法圈地、违法建设的乱象强力开展了建设领域打非治违的专项整治工作,专门组建了打非治违的县城建综合执法大队,2013年4月23日县政府下发了《在县城规划区开展建设领域“打非治违”专项整治工作的通告》,2014年8月15日县政府又下发了《隆回县建设领域打非治违专项整治公示》,而身为隆回县分管城建的副县长,县打非治违领导小组常务副组长的刘科棉却玩忽职守,为非法利益代言和充当保护伞,阳奉阴违,对抗县委,县政府的打非治违政策,隆回近年来建设领域非法圈地,违法用地,违法建设问题如此严重,是与分管城建的刘科棉的放纵包庇是息息相关的,请求上级纪委,组织部门从严追究刘科棉的渎职,不作为,乱作为,对其免职并作出党纪政纪处理。

  三、在山东金银花种植企业买通无良媒体大肆诋毁隆回金银花为“山银花”致全县金银花滞销,十万药农利益受损的非常时期;在隆回县委、县政府,邵阳市委、市政府,湖南省委、省政府为扶持隆回金银花产业发展、而向国务院和国家相关部委奔走呼号的特殊时期;在反腐斗士———湖南省纪委预防室副主任陆群出于无比正义和公愤挺身而出在全国主流媒体炮轰国家药典委,为隆回金银花正名的关键时期,隆回县人民的“好公仆”,隆回县委刘科棉却为了一己私利和廖吉省狼狈为奸,致邵阳市“明星民营科技企业”,邵阳市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隆回县最大规模一家金银花产品生产企业——隆回县毅鹏金银花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于破产倒闭,刘科棉是扼杀隆回县金银花产业发展的罪魁祸首,是隆回人民的内奸和公敌,请求上级对刘科棉的违法违纪行为进行彻查,并责令刘科棉向全县人民公开赔礼道歉。

  四、请求上级部门和领导督促隆回县政府从严落实打非治违规定,不搞选择性执法,采取有力措施对国家公务员廖吉省非法建设的驴肉火锅城和羽毛球馆予以强制拆除,并撤销县国土局,房产局在刘科棉施压下为廖吉省违规办理的国土使用证和房产证。

  五、请求上级部门,领导督促隆回县委,县政府采取有效措施对因刘科棉贪腐渎职,乱作为导致隆回县毅鹏金银花科技开发有限公司生产车间被廖吉省封堵造成公司倒闭事件做出处理,责令公安机关对廖吉省破坏企业生产经营秩序的犯罪行为立案侦查,责令其赔偿我公司因此破产倒闭的直接经济损失2000万元。

  图2:刘科棉给我的短信,充分说明刘科棉明知该宗房地产是违法拍卖所得且存在重大纠纷仍然利用职权为廖吉省非法办证。

  请求上级纪委、检察机关从严立案查处湖南省隆回县县委、宣传部长刘科棉与六都寨镇政府干部廖吉省狼狈为奸,非法侵占我公司房地产,充当违法建设保护伞,打压湖南省“民营科技企业”隆回毅鹏金银花科技开发有限公司,致使我公司破产倒闭的

  49岁,中员,现任湖南省隆回县县委、宣传部长。1998年——2004年,刘科棉在隆回县六都寨镇担任、镇长,期间结识淘金发迹的六都寨镇廖家村支部廖吉省,两人结成利益联盟关系,在一起入股淘金分红,刘科棉帮助廖吉省从村干部转为乡镇干部,又把编制在在七江乡政府的廖吉省调至六都寨镇政府(廖吉省招为公务员后长期没有上班),从此廖吉省对刘科棉鞍前马后,两人吃喝玩乐,其关系异常密切,隆回县干部群众人尽皆知。现我将刘科棉和廖吉省互相勾结非法侵占我公司价值700余万的房地产及充当廖吉省违法建设的总后台和保护伞的违法违纪事实实名向上级纪委、检察机关和新闻媒体举报如下:

  一、刘科棉利用分管城建工作的职权,与廖吉省互相勾结非法侵占我公司位于隆回县桃洪镇白里村的房产和土地(土地4.646亩,房产2000余平方米,总价值近

  万元),致使我公司生产车间被廖吉省封锁堵门停产至今达三年之久,造成公司倒闭经济损失达2000万元。隆回县毅鹏金银花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作为湖南省邵阳市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邵阳市“明星民营科技企业”,湖南省“民营科技企业”,其富硒金银花系列产品荣获“湖南名牌产品”、湖南省“十大农产品品牌”荣誉称号,公司成立十五年来专注我县金银花产业发展,为隆回县北面山区10万农民脱贫致富,政府增税作出了重大贡献。

  2005年9月我公司开发生产金银花凉茶饮料短缺资金,以公司法人代表罗忠毅名下桃洪镇白里村的房地产做抵押(当时评估价为1233万元)

  600万元。到期后,因金银花饮料开发失利,无力偿还建行。2009年7月,建行向邵阳市北塔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罗忠毅向县、市建行的有关领导如实反映了全部用于金银花饮料开发的实际情况,由于后续资金跟不上,市场开拓难度大,导致企业亏损,无力偿还,恳请建行和法院领导在抵押物拍卖处理过程中手下留情,让我找人低价买回,建行和法院领导予以答应。后来,经隆回女老板申爱军介绍认识廖吉省(六都寨镇政府公务员)、廖和我商议将该块土地(地上建筑物除外)作价368万,我占20%

  80%股份(详见土地转让协议书),拍卖时让廖吉省出面竞买,实际为我们二人合伙购买。2010年3月,在抵押物拍卖会上廖吉省和我分工合作,通过行贿执行法官、建行领导、拍卖公司、评估公司和买通其他竞买人后由廖吉省出面以178.7万元的低价将抵押物买回。2013年7月,廖吉省过河拆桥想将房地产过户到他一个人名下,达到独吞此地块和房产之目的,擅自持北塔法院的拍卖确认书去隆回县国土资源局,房产局办理过户手续,相关部门领导发现其中猫腻太多,手续不全没有为廖吉省办理过户手续。我发现廖的阴谋后,当即向时任隆回县副县长、分管城建,国土,规划工作并兼任隆回县建设领域打非治违领导小组常务副组长的刘科棉,及县政府法制办,国土局,房产局递交了书面报告及我和廖吉省的协议书,反映了该地块在拍卖过程中的暗箱操作行为及我在该地产中占有20%股份和全部房产的情况,要求刘科棉及职能部门不能为廖吉省个人单独办理国土,房产过户手续,并讲明了如双方未协商好就强行将房地产过户到廖吉省个人名下会引发重大纠纷和冲突发生的道理。

  2013年8月份一天,我又把刘科棉打电话叫到我开设的毅鹏茶庄,我把廖吉省和我联手通过行贿法官、建行经理、评估公司、拍卖公司,串通其他竞买人后暗箱操作、非法拍卖竞买到该房地产的情况全部告诉了他,要求刘科棉阻止廖的过户行为,刘科棉听后不置可否,临走时,我还送了两盒金银花礼袋茶给他。第二天下午,我又把县国土资源局副局长张瑞杰叫到我茶庄,把相关情况报告给张局长,并把我昨天找刘科棉当面汇报的事情也告知了他,张副局长说:你和廖吉省恶意串通,损害侵占国家利益,土地来源是非法所得,本应立案查处,刘县长是不可能也不会给廖吉省非法办证的。后来,我向县城市建设委员会常务副主任何本君也多次讲到刘科棉罔顾事实,一心出头为廖吉省非法办证的情况。

  县政府法制办、国土局,房产局领导收到我的报告后,明确提出鉴于此种情况不能办理过户手续。尔后,廖吉省以金钱开道,通过利益输送动用刘科棉利用主管城建,国土工作的职权出面摆平相关部门。2013年11月上旬,刘科棉指示县政府法制办牵头,组织相关部门统一思想为廖办证,县法制办领导认为廖的竞买中有违法犯罪行为,是无效拍卖,且和罗忠毅明显存在土地纠纷不宜组织相关部门参会研究,没有召集相关部门召开会议。

  到了11月下旬,刘科棉在明知此地块属违法违规拍卖所得,且存在重大纠纷的情况下仍然充当廖吉省的马前卒,赤膊上阵利用职权亲自召集县国土局,房产局,县政府法制办,法院等单位为廖吉省召开专题“协调会”以统一各单位认识,统一口径达到为廖吉省办理过户手续的目的,会上,刘科棉全然不向与会人员讲明我当面向他所反映的这块地属廖吉省和我联手违法操作所得且我在其中占有20%土地和全部房产的客观情况,只强调廖吉省是通过法院公开拍卖竞买的,符合办证条件的歪理。会上,房产局局长文小兵同志根据本案客观情况提出了不能给廖吉省办理过户手续的理由,遭到刘科棉的当场斥责,刘科棉横下一条心要为廖吉省办证的企图已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其他参会领导见此情况就不敢再提反对意见,协调会得以“落幕”。在刘科棉权力之剑的挥舞下,廖吉省长袖善舞,盗用我的身份证复印件分别于2013年12

  2号,12月3号神速拿到了垂涎已久的该地块的全部房产证和土地使用证。后来,我多次质问刘科棉为什么要不顾客观事实和法律强行为廖吉省办证,刘科棉总是以“行政服从司法”为幌子进行搪塞,我说我已经明确告诉你这里面是违法违规操作所得,且我和廖的协议中明确约定我占20%土地和全部房产,在这种情况下你作为主管副县长凭什么还要为廖吉省出头办证?前邵阳市委童名谦在衡阳贿选案中不就是在花了钱的落选人员要求退款的报告上批示“请市调查,如属实请退还款项”而被认定明知衡阳代表选举有贿选问题不但不责成纪检部门查处反而批示退款而构成玩忽职守罪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吗?你刘科棉明知其中黑幕,不但不向纪检、检察机关和法院报告,阻止廖吉省的办证行为,反而利用职权为廖吉省获得的非法财产漂白身份,为廖吉省非法办证大开绿灯,合伙侵占我公司价值700多万元的房地产,你的问题远远不止玩忽职守!涉嫌受贿犯罪、刘科棉被问得哑口无言,面红耳赤。

  有了刘科棉的巧手布局,强权干预,本应属于我的20%土地(4.646亩,每亩价值100万元,计460

  )和全部房产(2000平方米,价值240万元)共计700余万元在一夜之间全部被”过户”到廖吉省个人名下,我公司在此地块生产了十年的生产车间顷刻之间化为乌有。有了隆回县“大老虎”刘科棉的庇护,加之两证到手,廖吉省有恃无恐得寸进尺,于2013年12月18号指使社会闲杂人员封堵位于该地块内的我公司已生产了十年之久的生产车间,非法拘禁打伤我公司员工。期间,我多次向刘科棉反映情况,刘科棉置之不理。不得已,我向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告急。2014

  1月16日,县委陈历贤召集有关部门领导主持协调会,宣布准,我公司于1月18日才得以恢复生产。到2014年4月1日,我公司生产车间又被廖吉省用车辆和砂石堵死造成车间停产至今达三年之久,车间内价值400多万的原材料和生产设备全部腐烂和报废,2015年9月我公司在刘科棉的打压下彻底倒闭破产。致历届县委,县政府倾力打造的隆回县金银花产业化龙头企业惨遭重创,这就是人民的“好公仆”刘科棉一手导演的“经典杰作”,刘科棉是整个事件的罪魁祸首。刘科棉身为党员,县级领导干部,置客观事实和法律于不顾,和廖吉省互相勾结,狼狈为奸,压制相关职能部门,为廖吉省侵占我公司房地产披上一件合法的外衣,为廖吉省侵占我公司的合法权益充当幕后推手,充当非法利益的代言人和保护伞,打压三农企业,破坏企业生产经营秩序,对抗县委,县政府的兴工强县和南烟北药发展战略,其行为已丧失了作为党员,领导干部和国家公职人员的起码准则,已构成严重违法违纪,理应受到党纪国法严惩。二 、刘科棉充当廖吉省顶风违法建设的总后台和保护伞。

  廖吉省未经县国土,规划,建设部门批准,在县城东大门,320国道边,擅自改变工业用地性质且有重大矛盾纠纷的隆回县毅鹏金银花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地块非法建设2000平方米的驴肉火锅城和羽毛球馆,公然对抗县委,县政府强力推进的打非治违政策。

  2014年1月16日,县委陈历贤主持召开的罗忠毅与廖吉省房地产纠纷调处会上明确指示准;该地块纠纷未调处好前,维持原状,不得变性,不得抵押和办理转让过户、不得办开发建设手续。3

  27号,在副县长范志锋主持召开的协调会上也指出:在矛盾纠纷未处理好前,廖吉省不得私自采取行动。而廖吉省置县委,县政府领导指示和法律于不顾,自8月10号开始在该地块内非法修建驴肉火锅城和羽毛球馆,8月12号,县城建综合执法大队下发了停建通知书,廖吉省对县城建综合执法大队的多次上门制止置若罔闻,嚣张对抗,继续强行施工建设,至10月6日,两栋非法建筑主体建成开业。此后,我们又多次向马健强县长和赵湘明反映廖吉省非法建筑的问题,刘科棉才不敢赤膊上阵公开作梗。11月5日,县规划局做出16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责令廖吉省在11月12号前自行拆除违章建筑,否则由县政府组织相关部门依法强制拆除。但廖自峙有刘科棉的庇护,视处罚决定为儿戏,照常开业至今,我们多次要求相关部门采取措施强制拆除非法建筑,由于刘科棉的庇护,行政处罚决定一直没有得到执行。廖吉省作为国家公务员,党员,如此胆大妄为,视法律、法规于儿戏,是因为幕后有主管城建工作,且身兼县建设领域打非治违领导小组常务副组长的刘科棉做总后台和保护伞。在廖吉省非法建设期间,我们多次向刘科棉反映廖吉省的非法建设问题,要求对廖的非法建筑予以强制拆除,但刘科棉置之不理,反而暗地里到现场为廖顶风强建出谋划策,使得廖吉省的非法建筑在短时间内迅速建成。刘科棉还为廖吉省开脱,要求县规划局“妥处“,暗示规划局违规为廖补办建房手续,想为其非法建筑披上合法外衣,幸得县委陈历贤向规划局领导指示纠纷未解决前不能办理任何动建手续,刘科棉的阴谋才未得逞。

  年8月15日,隆回县建设领域打非治违领导小组再次下发《隆回县建设领域打非治违专项整治公告》,第三条明确指出:所有违法违规建设行为必须立即停止,拒不停止或顶风强建的坚决依法强制拆除。廖吉省在公告下达后 仍然顶风强建,我们多次向刘科棉反映,他不但不指示县打非治违办和县城建综合执法大队拆除非法建筑,还反而暗示规划局“妥处”,充分说明了刘科棉是廖吉省顶风违建的总后台和保护伞。

  2014年上半年,马健强县长多次批示要刘科棉牵头处理好我和廖吉省之间的房地产纠纷(马县长批示附后),马县长当面交办,电话督办,刘科棉阳奉阴违,极尽推诿回避,拒不执行马县长指示,有令不行。我们每次找他,他就说自己奈不何,背后就为廖吉省出谋划策,为虎作伥。由于刘科棉的乱作为,不作为,导致事态一步步升级,导致廖吉省有恃无恐,顶风违建。

  刘科棉利用主管城建工作的职权与很多开发商勾结,大肆受贿,到处入股分红,把隆回县城的城市建设搞得乌烟瘴气,已是民怨沸腾,很多受害人和有正义感的群众联名向省市纪委控告刘科棉的违法违纪和贪腐行为,但刘科棉神通广大,每次都能把纪委摆平,涉险过关,为维护我公司的合法权益,为清除干部队伍中的害群之马,我强烈请求上级纪检部门、检察机关严格执纪问责,不再包庇放纵,排除阻力,对隆回的“ 大老虎”刘科棉立案查处,以给我公司和全县人民一个满意交代。一、

  在以习总为核心的党中央强力反腐倡廉,打虎拍蝇的今天,刘科棉作为党员,分管城建的副县长与不法分子廖吉省狼狈为奸,沆瀣一气非法侵占我公司价值700余万元的土地和房产,充当廖吉省违法建房的总后台和保护伞,置一个

  年专注金银花产业发展的湖南省“民营科技企业”于倒闭 ,刘科棉良知、天理何在?我们强烈请求省市纪委成立专案组立案查处隆回县“大老虎”刘科棉和廖吉省之间的非法利益勾结及贪腐问题,清除干部队伍中的害群之马,还隆回县建设领域的风清气正。二、原县委赵湘明和县长马健强自2012年上任以来,针对隆回县城违法用地,非法圈地、违法建设的乱象强力开展了建设领域打非治违的专项整治工作,专门组建了打非治违的县城建综合执法大队,2013年4月

  日县政府下发了《在县城规划区开展建设领域“打非治违”专项整治工作的通告》,2014年8月15日县政府又下发了《隆回县建设领域打非治违专项整治公示》,而身为隆回县分管城建的副县长,县打非治违领导小组常务副组长的刘科棉却玩忽职守,为非法利益代言和充当保护伞,阳奉阴违,对抗县委,县政府的打非治违政策,隆回近年来建设领域非法圈地,违法用地,违法建设问题如此严重,是与分管城建的刘科棉的放纵包庇是息息相关的,请求上级纪委,组织部门从严追究刘科棉的渎职,不作为,乱作为,对其免职并作出党纪政纪处理。三、在山东金银花种植企业买通无良媒体大肆诋毁隆回金银花为“山银花”致全县金银花滞销,十万药农利益受损的非常时期;在隆回县委、县政府,邵阳市委、市政府,湖南省委、省政府为扶持隆回金银花产业发展、而向国务院和国家相关部委奔走呼号的特殊时期;在反腐斗士———湖南省纪委预防室副主任陆群出于无比正义和公愤挺身而出在全国主流媒体炮轰国家药典委,为隆回金银花正名的关键时期,隆回县人民的“好公仆”,隆回县委刘科棉却为了一己私利和廖吉省狼狈为奸,致邵阳市“明星民营科技企业”,邵阳市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隆回县最大规模一家金银花产品生产企业——隆回县毅鹏金银花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于破产倒闭,刘科棉是扼杀隆回县金银花产业发展的罪魁祸首,是隆回人民的内奸和公敌,请求上级对刘科棉的违法违纪行为进行彻查,并责令刘科棉向全县人民公开赔礼道歉。

  四、请求上级部门和领导督促隆回县政府从严落实打非治违规定,不搞选择性执法,采取有力措施对国家公务员廖吉省非法建设的驴肉火锅城和羽毛球馆予以强制拆除,并撤销县国土局,房产局在刘科棉施压下为廖吉省违规办理的国土使用证和房产证。

  五、请求上级部门,领导督促隆回县委,县政府采取有效措施对因刘科棉贪腐渎职,乱作为导致隆回县毅鹏金银花科技开发有限公司生产车间被廖吉省封堵造成公司倒闭事件做出处理,责令公安机关对廖吉省破坏企业生产经营秩序的犯罪行为立案侦查,责令其赔偿我公司因此破产倒闭的直接经济损失2000万元。

  图2:刘科棉给我的短信,充分说明刘科棉明知该宗房地产是违法拍卖所得且存在重大纠纷仍然利用职权为廖吉省非法办证。

  我是隆回政府辖下的亲身受害者,隆回执政只能概况为:贪腐不作为!我是隆回政府辖下的亲身受害者,隆回执政只能概况为:贪腐不作为!

  1998年——2004年,刘科棉在隆回县六都寨镇担任、镇长,期间结识淘金发迹的六都寨镇廖家村支部廖吉省,两人结成利益联盟关系,在一起入股淘金分红,刘科棉帮助廖吉省从村干部转为乡镇干部,又把编制在在七江乡政府的廖吉省调至六都寨镇政府(廖吉省招为公务员后长期没有上班),从此廖吉省对刘科棉鞍前马后,两人吃喝玩乐,其关系异常密切,隆回县干部群众人尽皆知。现我将刘科棉和廖吉省互相勾结非法侵占我公司价值700余万的房地产及充当廖吉省违法建设的总后台和保护伞的违法违纪事实实名向上级纪委、检察机关和新闻媒体举报如下:

  一、刘科棉利用分管城建工作的职权,与廖吉省互相勾结非法侵占我公司位于隆回县桃洪镇白里村的房产和土地(土地

  亩,房产2000余平方米,总价值近700万元),致使我公司生产车间被廖吉省封锁堵门停产至今达三年之久,造成公司倒闭经济损失达2000万元。

  隆回县毅鹏金银花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作为湖南省邵阳市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邵阳市“明星民营科技企业”,湖南省“民营科技企业”,其富硒金银花系列产品荣获“湖南名牌产品”、湖南省“十大农产品品牌”荣誉称号,公司成立十五年来专注我县金银花产业发展,为隆回县北面山区10万农民脱贫致富,政府增税作出了重大贡献。2005年9月我公司开发生产金银花凉茶饮料短缺资金,以公司法人代表罗忠毅名下桃洪镇白里村的房地产做抵押(当时评估价为1233万元)

  600万元。到期后,因金银花饮料开发失利,无力偿还建行。2009年7月,建行向邵阳市北塔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罗忠毅向县、市建行的有关领导如实反映了全部用于金银花饮料开发的实际情况,由于后续资金跟不上,市场开拓难度大,导致企业亏损,无力偿还,恳请建行和法院领导在抵押物拍卖处理过程中手下留情,让我找人低价买回,建行和法院领导予以答应。

  后来,经隆回女老板申爱军介绍认识廖吉省(六都寨镇政府公务员)、廖和我商议将该块土地(地上建筑物除外)作价368万,我占20%股份,廖占80%股份(详见土地转让协议书),拍卖时让廖吉省出面竞买,实际为我们二人合伙购买。2010年3月,在抵押物拍卖会上廖吉省和我分工合作,通过行贿执行法官、建行领导、拍卖公司、评估公司和买通其他竞买人后由廖吉省出面以178.7万元的低价将抵押物买回。

  2013年7月,廖吉省过河拆桥想将房地产过户到他一个人名下,达到独吞此地块和房产之目的,擅自持北塔法院的拍卖确认书去隆回县国土资源局,房产局办理过户手续,相关部门领导发现其中猫腻太多,手续不全没有为廖吉省办理过户手续。我发现廖的阴谋后,当即向时任隆回县副县长、分管城建,国土,规划工作并兼任隆回县建设领域打非治违领导小组常务副组长的刘科棉,及县政府法制办,国土局,房产局递交了书面报告及我和廖吉省的协议书,反映了该地块在拍卖过程中的暗箱操作行为及我在该地产中占有20%股份和全部房产的情况,要求刘科棉及职能部门不能为廖吉省个人单独办理国土,房产过户手续,并讲明了如双方未协商好就强行将房地产过户到廖吉省个人名下会引发重大纠纷和冲突发生的道理。2013年8月份一天,我又把刘科棉打电话叫到我开设的毅鹏茶庄,我把廖吉省和我联手通过行贿法官、建行经理、评估公司、拍卖公司,串通其他竞买人后暗箱操作、非法拍卖竞买到该房地产的情况全部告诉了他,要求刘科棉阻止廖的过户行为,刘科棉听后不置可否,临走时,我还送了两盒金银花礼袋茶给他。第二天下午,我又把县国土资源局副局长张瑞杰叫到我茶庄,把相关情况报告给张局长,并把我昨天找刘科棉当面汇报的事情也告知了他,张副局长说:你和廖吉省恶意串通,损害侵占国家利益,土地来源是非法所得,本应立案查处,刘县长是不可能也不会给廖吉省非法办证的。后来,我向县城市建设委员会常务副主任何本君也多次讲到刘科棉罔顾事实,一心出头为廖吉省非法办证的情况。

  县政府法制办、国土局,房产局领导收到我的报告后,明确提出鉴于此种情况不能办理过户手续。尔后,廖吉省以金钱开道,通过利益输送动用刘科棉利用主管城建,国土工作的职权出面摆平相关部门。2013年11月上旬,刘科棉指示县政府法制办牵头,组织相关部门统一思想为廖办证,县法制办领导认为廖的竞买中有违法犯罪行为,是无效拍卖,且和罗忠毅明显存在土地纠纷不宜组织相关部门参会研究,没有召集相关部门召开会议。

  到了11月下旬,刘科棉在明知此地块属违法违规拍卖所得,且存在重大纠纷的情况下仍然充当廖吉省的马前卒,赤膊上阵利用职权亲自召集县国土局,房产局,县政府法制办,法院等单位为廖吉省召开专题“协调会”以统一各单位认识,统一口径达到为廖吉省办理过户手续的目的,会上,刘科棉全然不向与会人员讲明我当面向他所反映的这块地属廖吉省和我联手违法操作所得且我在其中占有20%土地和全部房产的客观情况,只强调廖吉省是通过法院公开拍卖竞买的,符合办证条件的歪理。会上,房产局局长文小兵同志根据本案客观情况提出了不能给廖吉省办理过户手续的理由,遭到刘科棉的当场斥责,刘科棉横下一条心要为廖吉省办证的企图已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其他参会领导见此情况就不敢再提反对意见,协调会得以“落幕”。在刘科棉权力之剑的挥舞下,廖吉省长袖善舞,盗用我的身份证复印件分别于2013年12

  后来,我多次质问刘科棉为什么要不顾客观事实和法律强行为廖吉省办证,刘科棉总是以“行政服从司法”为幌子进行搪塞,我说我已经明确告诉你这里面是违法违规操作所得,且我和廖的协议中明确约定我占20%土地和全部房产,在这种情况下你作为主管副县长凭什么还要为廖吉省出头办证?前邵阳市委童名谦在衡阳贿选案中不就是在花了钱的落选人员要求退款的报告上批示“请市调查,如属实请退还款项”而被认定明知衡阳代表选举有贿选问题不但不责成纪检部门查处反而批示退款而构成玩忽职守罪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吗?你刘科棉明知其中黑幕,不但不向纪检、检察机关和法院报告,阻止廖吉省的办证行为,反而利用职权为廖吉省获得的非法财产漂白身份,为廖吉省非法办证大开绿灯,合伙侵占我公司价值700多万元的房地产,你的问题远远不止玩忽职守!涉嫌受贿犯罪、刘科棉被问得哑口无言,面红耳赤。有了刘科棉的巧手布局,强权干预,本应属于我的20%土地(4.646亩,每亩价值100万元,计460

  )和全部房产(2000平方米,价值240万元)共计700余万元在一夜之间全部被”过户”到廖吉省个人名下,我公司在此地块生产了十年的生产车间顷刻之间化为乌有。

  有了隆回县“大老虎”刘科棉的庇护,加之两证到手,廖吉省有恃无恐得寸进尺,于2013年12月18号指使社会闲杂人员封堵位于该地块内的我公司已生产了十年之久的生产车间,非法拘禁打伤我公司员工。期间,我多次向刘科棉反映情况,刘科棉置之不理。不得已,我向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告急。2014年1月16日,县委陈历贤召集有关部门领导主持协调会,宣布准,我公司于1月18日才得以恢复生产。到2014年4

  1日,我公司生产车间又被廖吉省用车辆和砂石堵死造成车间停产至今达三年之久,车间内价值400多万的原材料和生产设备全部腐烂和报废,2015年9月我公司在刘科棉的打压下彻底倒闭破产。致历届县委,县政府倾力打造的隆回县金银花产业化龙头企业惨遭重创,这就是人民的“好公仆”刘科棉一手导演的“经典杰作”,刘科棉是整个事件的罪魁祸首。刘科棉身为党员,县级领导干部,置客观事实和法律于不顾,和廖吉省互相勾结,狼狈为奸,压制相关职能部门,为廖吉省侵占我公司房地产披上一件合法的外衣,为廖吉省侵占我公司的合法权益充当幕后推手,充当非法利益的代言人和保护伞,打压三农企业,破坏企业生产经营秩序,对抗县委,县政府的兴工强县和南烟北药发展战略,其行为已丧失了作为党员,领导干部和国家公职人员的起码准则,已构成严重违法违纪,理应受到党纪国法严惩。二 、刘科棉充当廖吉省顶风违法建设的总后台和保护伞。廖吉省未经县国土,规划,建设部门批准,在县城东大门,320

  2014年1月16日,县委陈历贤主持召开的罗忠毅与廖吉省房地产纠纷调处会上明确指示准;

  3月27号,在副县长范志锋主持召开的协调会上也指出:在矛盾纠纷未处理好前,廖吉省不得私自采取行动。而廖吉省置县委,县政府领导指示和法律于不顾,自8月10号开始在该地块内非法修建驴肉火锅城和羽毛球馆,8月12号,县城建综合执法大队下发了停建通知书,廖吉省对县城建综合执法大队的多次上门制止置若罔闻,嚣张对抗,继续强行施工建设,至10

  6日,两栋非法建筑主体建成开业。此后,我们又多次向马健强县长和赵湘明反映廖吉省非法建筑的问题,刘科棉才不敢赤膊上阵公开作梗。11月5日,县规划局做出16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责令廖吉省在11月12号前自行拆除违章建筑,否则由县政府组织相关部门依法强制拆除。但廖自峙有刘科棉的庇护,视处罚决定为儿戏,照常开业至今,我们多次要求相关部门采取措施强制拆除非法建筑,由于刘科棉的庇护,行政处罚决定一直没有得到执行。廖吉省作为国家公务员,党员,如此胆大妄为,视法律、法规于儿戏,是因为幕后有主管城建工作,且身兼县建设领域打非治违领导小组常务副组长的刘科棉做总后台和保护伞。在廖吉省非法建设期间,我们多次向刘科棉反映廖吉省的非法建设问题,要求对廖的非法建筑予以强制拆除,但刘科棉置之不理,反而暗地里到现场为廖顶风强建出谋划策,使得廖吉省的非法建筑在短时间内迅速建成。刘科棉还为廖吉省开脱,要求县规划局“妥处“,暗示规划局违规为廖补办建房手续,想为其非法建筑披上合法外衣,幸得县委陈历贤向规划局领导指示纠纷未解决前不能办理任何动建手续,刘科棉的阴谋才未得逞。2014年8月15日,隆回县建设领域打非治违领导小组再次下发《隆回县建设领域打非治违专项整治公告》,第三条明确指出:所有违法违规建设行为必须立即停止,拒不停止或顶风强建的坚决依法强制拆除。廖吉省在公告下达后 仍然顶风强建,我们多次向刘科棉反映,他不但不指示县打非治违办和县城建综合执法大队拆除非法建筑,还反而暗示规划局“妥处”,充分说明了刘科棉是廖吉省顶风违建的总后台和保护伞。

  。2014年上半年,马健强县长多次批示要刘科棉牵头处理好我和廖吉省之间的房地产纠纷(马县长批示附后),马县长当面交办,电话督办,刘科棉阳奉阴违,极尽推诿回避,拒不执行马县长指示,有令不行。我们每次找他,他就说自己奈不何,背后就为廖吉省出谋划策,为虎作伥。由于刘科棉的乱作为,不作为,导致事态一步步升级,导致廖吉省有恃无恐,顶风违建。

  刘科棉利用主管城建工作的职权与很多开发商勾结,大肆受贿,到处入股分红,把隆回县城的城市建设搞得乌烟瘴气,已是民怨沸腾,很多受害人和有正义感的群众联名向省市纪委控告刘科棉的违法违纪和贪腐行为,但刘科棉神通广大,每次都能把纪委摆平,涉险过关,为维护我公司的合法权益,为清除干部队伍中的害群之马,我强烈请求上级纪检部门、检察机关严格执纪问责,不再包庇放纵,排除阻力,对隆回的“ 大老虎”刘科棉立案查处,以给我公司和全县人民一个满意交代。一、

  在以习总为核心的党中央强力反腐倡廉,打虎拍蝇的今天,刘科棉作为党员,分管城建的副县长与不法分子廖吉省狼狈为奸,沆瀣一气非法侵占我公司价值700余万元的土地和房产,充当廖吉省违法建房的总后台和保护伞,置一个15年专注金银花产业发展的湖南省“民营科技企业”于倒闭 ,刘科棉良知、天理何在?我们强烈请求省市纪委成立专案组立案查处隆回县“大老虎”刘科棉和廖吉省之间的非法利益勾结及贪腐问题,清除干部队伍中的害群之马,还隆回县建设领域的风清气正。

  、原县委赵湘明和县长马健强自2012年上任以来,针对隆回县城违法用地,非法圈地、违法建设的乱象强力开展了建设领域打非治违的专项整治工作,专门组建了打非治违的县城建综合执法大队,2013年4月23日县政府下发了《在县城规划区开展建设领域“打非治违”专项整治工作的通告》,2014年8月15日县政府又下发了《隆回县建设领域打非治违专项整治公示》,而身为隆回县分管城建的副县长,县打非治违领导小组常务副组长的刘科棉却玩忽职守,为非法利益代言和充当保护伞,阳奉阴违,对抗县委,县政府的打非治违政策,隆回近年来建设领域非法圈地,违法用地,违法建设问题如此严重,是与分管城建的刘科棉的放纵包庇是息息相关的,请求上级纪委,组织部门从严追究刘科棉的渎职,不作为,乱作为,对其免职并作出党纪政纪处理。

  三、在山东金银花种植企业买通无良媒体大肆诋毁隆回金银花为“山银花”致全县金银花滞销,十万药农利益受损的非常时期;在隆回县委、县政府,邵阳市委、市政府,湖南省委、省政府为扶持隆回金银花产业发展、而向国务院和国家相关部委奔走呼号的特殊时期;在反腐斗士———湖南省纪委预防室副主任陆群出于无比正义和公愤挺身而出在全国主流媒体炮轰国家药典委,为隆回金银花正名的关键时期,隆回县人民的“好公仆”,隆回县委刘科棉却为了一己私利和廖吉省狼狈为奸,致邵阳市“明星民营科技企业”,邵阳市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隆回县最大规模一家金银花产品生产企业——隆回县毅鹏金银花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于破产倒闭,刘科棉是扼杀隆回县金银花产业发展的罪魁祸首,是隆回人民的内奸和公敌,请求上级对刘科棉的违法违纪行为进行彻查,并责令刘科棉向全县人民公开赔礼道歉。四、请求上级部门和领导督促隆回县政府从严落实打非治违规定,不搞选择性执法,采取有力措施对国家公务员廖吉省非法建设的驴肉火锅城和羽毛球馆予以强制拆除,并撤销县国土局,房产局在刘科棉施压下为廖吉省违规办理的国土使用证和房产证。

  五、请求上级部门,领导督促隆回县委,县政府采取有效措施对因刘科棉贪腐渎职,乱作为导致隆回县毅鹏金银花科技开发有限公司生产车间被廖吉省封堵造成公司倒闭事件做出处理,责令公安机关对廖吉省破坏企业生产经营秩序的犯罪行为立案侦查,责令其赔偿我公司因此破产倒闭的直接经济损失2000万元。

  图2:刘科棉给我的短信,充分说明刘科棉明知该宗房地产是违法拍卖所得且存在重大纠纷仍然利用职权为廖吉省非法办证。

  请求上级纪委、检察机关从严立案查处湖南省隆回县县委、宣传部长刘科棉与六都寨镇政府干部廖吉省狼狈为奸,非法侵占我公司房地产,充当违法建设保护伞,打压湖南省“民营科技企业”隆回毅鹏金银花科技开发有限公司,致使我公司破产倒闭的

  年,刘科棉在隆回县六都寨镇担任、镇长,期间结识淘金发迹的六都寨镇廖家村支部廖吉省,两人结成利益联盟关系,在一起入股淘金分红,刘科棉帮助廖吉省从村干部转为乡镇干部,又把编制在在七江乡政府的廖吉省调至六都寨镇政府(廖吉省招为公务员后长期没有上班),从此廖吉省对刘科棉鞍前马后,两人吃喝玩乐,其关系异常密切,隆回县干部群众人尽皆知。现我将刘科棉和廖吉省互相勾结非法侵占我公司价值

  700余万的房地产及充当廖吉省违法建设的总后台和保护伞的违法违纪事实实名向上级纪委、检察机关和新闻媒体举报如下:

  一、刘科棉利用分管城建工作的职权,与廖吉省互相勾结非法侵占我公司位于隆回县桃洪镇白里村的房产和土地(土地4.646亩,房产

  余平方米,总价值近700万元),致使我公司生产车间被廖吉省封锁堵门停产至今达三年之久,造成公司倒闭经济损失达2000万元。

  隆回县毅鹏金银花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作为湖南省邵阳市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邵阳市“明星民营科技企业”,湖南省“民营科技企业”,其富硒金银花系列产品荣获“湖南名牌产品”、湖南省“十大农产品品牌”荣誉称号,公司成立十五年来专注我县金银花产业发展,为隆回县北面山区10万农民脱贫致富,政府增税作出了重大贡献。

  2005年9月我公司开发生产金银花凉茶饮料短缺资金,以公司法人代表罗忠毅名下桃洪镇白里村的房地产做抵押(当时评估价为1233万元),从建行隆回县支行借贷600万元。到期后,因金银花饮料开发失利,无力偿还建行。2009年7月,建行向邵阳市北塔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罗忠毅向县、市建行的有关领导如实反映了全部用于金银花饮料开发的实际情况,由于后续资金跟不上,市场开拓难度大,导致企业亏损,无力偿还,恳请建行和法院领导在抵押物拍卖处理过程中手下留情,让我找人低价买回,建行和法院领导予以答应。

  后来,经隆回女老板申爱军介绍认识廖吉省(六都寨镇政府公务员)、廖和我商议将该块土地(地上建筑物除外)作价368万,我占20%

  80%股份(详见土地转让协议书),拍卖时让廖吉省出面竞买,实际为我们二人合伙购买。2010年3月,在抵押物拍卖会上廖吉省和我分工合作,通过行贿执行法官、建行领导、拍卖公司、评估公司和买通其他竞买人后由廖吉省出面以178.7万元的低价将抵押物买回。2013年7月,廖吉省过河拆桥想将房地产过户到他一个人名下,达到独吞此地块和房产之目的,擅自持北塔法院的拍卖确认书去隆回县国土资源局,房产局办理过户手续,相关部门领导发现其中猫腻太多,手续不全没有为廖吉省办理过户手续。我发现廖的阴谋后,当即向时任隆回县副县长、分管城建,国土,规划工作并兼任隆回县建设领域打非治违领导小组常务副组长的刘科棉,及县政府法制办,国土局,房产局递交了书面报告及我和廖吉省的协议书,反映了该地块在拍卖过程中的暗箱操作行为及我在该地产中占有20%股份和全部房产的情况,要求刘科棉及职能部门不能为廖吉省个人单独办理国土,房产过户手续,并讲明了如双方未协商好就强行将房地产过户到廖吉省个人名下会引发重大纠纷和冲突发生的道理。

  2013年8月份一天,我又把刘科棉打电话叫到我开设的毅鹏茶庄,我把廖吉省和我联手通过行贿法官、建行经理、评估公司、拍卖公司,串通其他竞买人后暗箱操作、非法拍卖竞买到该房地产的情况全部告诉了他,要求刘科棉阻止廖的过户行为,刘科棉听后不置可否,临走时,我还送了两盒金银花礼袋茶给他。第二天下午,我又把县国土资源局副局长张瑞杰叫到我茶庄,把相关情况报告给张局长,并把我昨天找刘科棉当面汇报的事情也告知了他,张副局长说:你和廖吉省恶意串通,损害侵占国家利益,土地来源是非法所得,本应立案查处,刘县长是不可能也不会给廖吉省非法办证的。后来,我向县城市建设委员会常务副主任何本君也多次讲到刘科棉罔顾事实,一心出头为廖吉省非法办证的情况。县政府法制办、国土局,房产局领导收到我的报告后,明确提出鉴于此种情况不能办理过户手续。尔后,廖吉省以金钱开道,通过利益输送动用刘科棉利用主管城建,国土工作的职权出面摆平相关部门。2013年11月上旬,刘科棉指示县政府法制办牵头,组织相关部门统一思想为廖办证,县法制办领导认为廖的竞买中有违法犯罪行为,是无效拍卖,且和罗忠毅明显存在土地纠纷不宜组织相关部门参会研究,没有召集相关部门召开会议。

  到了11月下旬,刘科棉在明知此地块属违法违规拍卖所得,且存在重大纠纷的情况下仍然充当廖吉省的马前卒,赤膊上阵利用职权亲自召集县国土局,房产局,县政府法制办,法院等单位为廖吉省召开专题“协调会”以统一各单位认识,统一口径达到为廖吉省办理过户手续的目的,会上,刘科棉全然不向与会人员讲明我当面向他所反映的这块地属廖吉省和我联手违法操作所得且我在其中占有20%土地和全部房产的客观情况,只强调廖吉省是通过法院公开拍卖竞买的,符合办证条件的歪理。会上,房产局局长文小兵同志根据本案客观情况提出了不能给廖吉省办理过户手续的理由,遭到刘科棉的当场斥责,刘科棉横下一条心要为廖吉省办证的企图已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其他参会领导见此情况就不敢再提反对意见,协调会得以“落幕”。在刘科棉权力之剑的挥舞下,廖吉省长袖善舞,盗用我的身份证复印件分别于2013年12

  后来,我多次质问刘科棉为什么要不顾客观事实和法律强行为廖吉省办证,刘科棉总是以“行政服从司法”为幌子进行搪塞,我说我已经明确告诉你这里面是违法违规操作所得,且我和廖的协议中明确约定我占20%土地和全部房产,在这种情况下你作为主管副县长凭什么还要为廖吉省出头办证?前邵阳市委童名谦在衡阳贿选案中不就是在花了钱的落选人员要求退款的报告上批示“请市调查,如属实请退还款项”而被认定明知衡阳代表选举有贿选问题不但不责成纪检部门查处反而批示退款而构成玩忽职守罪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吗?你刘科棉明知其中黑幕,不但不向纪检、检察机关和法院报告,阻止廖吉省的办证行为,反而利用职权为廖吉省获得的非法财产漂白身份,为廖吉省非法办证大开绿灯,合伙侵占我公司价值700多万元的房地产,你的问题远远不止玩忽职守!涉嫌受贿犯罪、刘科棉被问得哑口无言,面红耳赤。

  有了刘科棉的巧手布局,强权干预,本应属于我的20%土地(4.646亩,每亩价值100万元,计460万)和全部房产(2000平方米,价值240万元)共计700余万元在一夜之间全部被”过户”到廖吉省个人名下,我公司在此地块生产了十年的生产车间顷刻之间化为乌有。

  有了隆回县“大老虎”刘科棉的庇护,加之两证到手,廖吉省有恃无恐得寸进尺,于2013年12月18

  2014年1月16日,县委陈历贤召集有关部门领导主持协调会,宣布准,我公司于1月18日才得以恢复生产。到2014年4月1日,我公司生产车间又被廖吉省用车辆和砂石堵死造成车间停产至今达三年之久,车间内价值400多万的原材料和生产设备全部腐烂和报废,2015年9月我公司在刘科棉的打压下彻底倒闭破产。致历届县委,县政府倾力打造的隆回县金银花产业化龙头企业惨遭重创,这就是人民的“好公仆”刘科棉一手导演的“经典杰作”,刘科棉是整个事件的罪魁祸首。

  刘科棉身为党员,县级领导干部,置客观事实和法律于不顾,和廖吉省互相勾结,狼狈为奸,压制相关职能部门,为廖吉省侵占我公司房地产披上一件合法的外衣,为廖吉省侵占我公司的合法权益充当幕后推手,充当非法利益的代言人和保护伞,打压三农企业,破坏企业生产经营秩序,对抗县委,县政府的兴工强县和南烟北药发展战略,其行为已丧失了作为党员,领导干部和国家公职人员的起码准则,已构成严重违法违纪,理应受到党纪国法严惩。二 、刘科棉充当廖吉省顶风违法建设的总后台和保护伞。廖吉省未经县国土,规划,建设部门批准,在县城东大门,320国道边,擅自改变工业用地性质且有重大矛盾纠纷的隆回县毅鹏金银花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地块非法建设2000平方米的驴肉火锅城和羽毛球馆,公然对抗县委,县政府强力推进的打非治违政策。2014

  1月16日,县委陈历贤主持召开的罗忠毅与廖吉省房地产纠纷调处会上明确指示准;该地块纠纷未调处好前,维持原状,不得变性,不得抵押和办理转让过户、不得办开发建设手续。3

  27号,在副县长范志锋主持召开的协调会上也指出:在矛盾纠纷未处理好前,廖吉省不得私自采取行动。而廖吉省置县委,县政府领导指示和法律于不顾,自8月10号开始在该地块内非法修建驴肉火锅城和羽毛球馆,8月12

  10月6日,两栋非法建筑主体建成开业。此后,我们又多次向马健强县长和赵湘明反映廖吉省非法建筑的问题,刘科棉才不敢赤膊上阵公开作梗。11月5日,县规划局做出16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责令廖吉省在11月12

  廖吉省作为国家公务员,党员,如此胆大妄为,视法律、法规于儿戏,是因为幕后有主管城建工作,且身兼县建设领域打非治违领导小组常务副组长的刘科棉做总后台和保护伞。在廖吉省非法建设期间,我们多次向刘科棉反映廖吉省的非法建设问题,要求对廖的非法建筑予以强制拆除,但刘科棉置之不理,反而暗地里到现场为廖顶风强建出谋划策,使得廖吉省的非法建筑在短时间内迅速建成。刘科棉还为廖吉省开脱,要求县规划局“妥处“,暗示规划局违规为廖补办建房手续,想为其非法建筑披上合法外衣,幸得县委陈历贤向规划局领导指示纠纷未解决前不能办理任何动建手续,刘科棉的阴谋才未得逞。2014年8月15日,隆回县建设领域打非治违领导小组再次下发《隆回县建设领域打非治违专项整治公告》,第三条明确指出:所有违法违规建设行为必须立即停止,拒不停止或顶风强建的坚决依法强制拆除。廖吉省在公告下达后 仍然顶风强建,我们多次向刘科棉反映,他不但不指示县打非治违办和县城建综合执法大队拆除非法建筑,还反而暗示规划局“妥处”,充分说明了刘科棉是廖吉省顶风违建的总后台和保护伞。三、刘科棉对县政府主要领导安排的工作推诿逃避,阳奉阴违,渎职、不作为

  (马县长批示附后),马县长当面交办,电话督办,刘科棉阳奉阴违,极尽推诿回避,拒不执行马县长指示,有令不行。我们每次找他,他就说自己奈不何,背后就为廖吉省出谋划策,为虎作伥。由于刘科棉的乱作为,不作为,导致事态一步步升级,导致廖吉省有恃无恐,顶风违建。刘科棉利用主管城建工作的职权与很多开发商勾结,大肆受贿,到处入股分红,把隆回县城的城市建设搞得乌烟瘴气,已是民怨沸腾,很多受害人和有正义感的群众联名向省市纪委控告刘科棉的违法违纪和贪腐行为,但刘科棉神通广大,每次都能把纪委摆平,涉险过关,为维护我公司的合法权益,为清除干部队伍中的害群之马,我强烈请求上级纪检部门、检察机关严格执纪问责,不再包庇放纵,排除阻力,对隆回的“ 大老虎”刘科棉立案查处,以给我公司和全县人民一个满意交代。

  一、在以习总为核心的党中央强力反腐倡廉,打虎拍蝇的今天,刘科棉作为党员,分管城建的副县长与不法分子廖吉省狼狈为奸,沆瀣一气非法侵占我公司价值700余万元的土地和房产,充当廖吉省违法建房的总后台和保护伞,置一个15年专注金银花产业发展的湖南省“民营科技企业”于倒闭 ,刘科棉良知、天理何在?我们强烈请求省市纪委成立专案组立案查处隆回县“大老虎”刘科棉和廖吉省之间的非法利益勾结及贪腐问题,清除干部队伍中的害群之马,还隆回县建设领域的风清气正。

  二、原县委赵湘明和县长马健强自2012年上任以来,针对隆回县城违法用地,非法圈地、违法建设的乱象强力开展了建设领域打非治违的专项整治工作,专门组建了打非治违的县城建综合执法大队,

  年4月23日县政府下发了《在县城规划区开展建设领域“打非治违”专项整治工作的通告》,2014年

  月15日县政府又下发了《隆回县建设领域打非治违专项整治公示》,而身为隆回县分管城建的副县长,县打非治违领导小组常务副组长的刘科棉却玩忽职守,为非法利益代言和充当保护伞,阳奉阴违,对抗县委,县政府的打非治违政策,隆回近年来建设领域非法圈地,违法用地,违法建设问题如此严重,是与分管城建的刘科棉的放纵包庇是息息相关的,请求上级纪委,组织部门从严追究刘科棉的渎职,不作为,乱作为,对其免职并作出党纪政纪处理。三、在山东金银花种植企业买通无良媒体大肆诋毁隆回金银花为“山银花”致全县金银花滞销,十万药农利益受损的非常时期;在隆回县委、县政府,邵阳市委、市政府,湖南省委、省政府为扶持隆回金银花产业发展、而向国务院和国家相关部委奔走呼号的特殊时期;在反腐斗士———湖南省纪委预防室副主任陆群出于无比正义和公愤挺身而出在全国主流媒体炮轰国家药典委,为隆回金银花正名的关键时期,隆回县人民的“好公仆”,隆回县委刘科棉却为了一己私利和廖吉省狼狈为奸,致邵阳市“明星民营科技企业”,邵阳市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隆回县最大规模一家金银花产品生产企业——隆回县毅鹏金银花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于破产倒闭,刘科棉是扼杀隆回县金银花产业发展的罪魁祸首,是隆回人民的内奸和公敌,请求上级对刘科棉的违法违纪行为进行彻查,并责令刘科棉向全县人民公开赔礼道歉。

  四、请求上级部门和领导督促隆回县政府从严落实打非治违规定,不搞选择性执法,采取有力措施对国家公务员廖吉省非法建设的驴肉火锅城和羽毛球馆予以强制拆除,并撤销县国土局,房产局在刘科棉施压下为廖吉省违规办理的国土使用证和房产证。五、请求上级部门,领导督促隆回县委,县政府采取有效措施对因刘科棉贪腐渎职,乱作为导致隆回县毅鹏金银花科技开发有限公司生产车间被廖吉省封堵造成公司倒闭事件做出处理,责令公安机关对廖吉省破坏企业生产经营秩序的犯罪行为立案侦查,责令其赔偿我公司因此破产倒闭的直接经济损失2000万元。

  实名举报人:中员、 湖南省隆回县政协第八届委员会委员隆回县毅鹏金银花科技开发有限公司罗忠毅

  图2:刘科棉给我的短信,充分说明刘科棉明知该宗房地产是违法拍卖所得且存在重大纠纷仍然利用职权为廖吉省非法办证。

  发表于2017-07-07 18:22:58 0字 ( 0/34)世上没有后悔药,有点污损人的感觉世上没有后悔药,有点污损人的感觉

  请求上级纪委、检察机关从严立案查处湖南省隆回县县委、宣传部长刘科棉与六都寨镇政府干部廖吉省狼狈为奸,非法侵占我公司房地产,充当违法建设保护伞,打压湖南省“民营科技企业”隆回毅鹏金银花科技开发有限公司,致使我公司破产倒闭的

  年,刘科棉在隆回县六都寨镇担任、镇长,期间结识淘金发迹的六都寨镇廖家村支部廖吉省,两人结成利益联盟关系,在一起入股淘金分红,刘科棉帮助廖吉省从村干部转为乡镇干部,又把编制在在七江乡政府的廖吉省调至六都寨镇政府(廖吉省招为公务员后长期没有上班),从此廖吉省对刘科棉鞍前马后,两人吃喝玩乐,其关系异常密切,隆回县干部群众人尽皆知。现我将刘科棉和廖吉省互相勾结非法侵占我公司价值

  余万的房地产及充当廖吉省违法建设的总后台和保护伞的违法违纪事实实名向上级纪委、检察机关和新闻媒体举报如下:

  刘科棉利用分管城建工作的职权,与廖吉省互相勾结非法侵占我公司位于隆回县桃洪镇白里村的房产和土地(土地

  万元),致使我公司生产车间被廖吉省封锁堵门停产至今达三年之久,造成公司倒闭经济损失达2000万元。

  隆回县毅鹏金银花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作为湖南省邵阳市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邵阳市“明星民营科技企业”,湖南省“民营科技企业”,其富硒金银花系列产品荣获“湖南名牌产品”、湖南省“十大农产品品牌”荣誉称号,公司成立十五年来专注我县金银花产业发展,为隆回县北面山区10

  2005年9月我公司开发生产金银花凉茶饮料短缺资金,以公司法人代表罗忠毅名下桃洪镇白里村的房地产做抵押(当时评估价为1233

  ),从建行隆回县支行借贷600万元。到期后,因金银花饮料开发失利,无力偿还建行。2009年7月,建行向邵阳市北塔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罗忠毅向县、市建行的有关领导如实反映了全部用于金银花饮料开发的实际情况,由于后续资金跟不上,市场开拓难度大,导致企业亏损,无力偿还,恳请建行和法院领导在抵押物拍卖处理过程中手下留情,让我找人低价买回,建行和法院领导予以答应。后来,经隆回女老板申爱军介绍认识廖吉省(六都寨镇政府公务员)、廖和我商议将该块土地(地上建筑物除外)作价368万,我占20%

  80%股份(详见土地转让协议书),拍卖时让廖吉省出面竞买,实际为我们二人合伙购买。2010年3月,在抵押物拍卖会上廖吉省和我分工合作,通过行贿执行法官、建行领导、拍卖公司、评估公司和买通其他竞买人后由廖吉省出面以178.7万元的低价将抵押物买回。

  2013年7月,廖吉省过河拆桥想将房地产过户到他一个人名下,达到独吞此地块和房产之目的,擅自持北塔法院的拍卖确认书去隆回县国土资源局,房产局办理过户手续,相关部门领导发现其中猫腻太多,手续不全没有为廖吉省办理过户手续。我发现廖的阴谋后,当即向时任隆回县副县长、分管城建,国土,规划工作并兼任隆回县建设领域打非治违领导小组常务副组长的刘科棉,及县政府法制办,国土局,房产局递交了书面报告及我和廖吉省的协议书,反映了该地块在拍卖过程中的暗箱操作行为及我在该地产中占有20%股份和全部房产的情况,要求刘科棉及职能部门不能为廖吉省个人单独办理国土,房产过户手续,并讲明了如双方未协商好就强行将房地产过户到廖吉省个人名下会引发重大纠纷和冲突发生的道理。2013年8月份一天,我又把刘科棉打电话叫到我开设的毅鹏茶庄,我把廖吉省和我联手通过行贿法官、建行经理、评估公司、拍卖公司,串通其他竞买人后暗箱操作、非法拍卖竞买到该房地产的情况全部告诉了他,要求刘科棉阻止廖的过户行为,刘科棉听后不置可否,临走时,我还送了两盒金银花礼袋茶给他。第二天下午,我又把县国土资源局副局长张瑞杰叫到我茶庄,把相关情况报告给张局长,并把我昨天找刘科棉当面汇报的事情也告知了他,张副局长说:你和廖吉省恶意串通,损害侵占国家利益,土地来源是非法所得,本应立案查处,刘县长是不可能也不会给廖吉省非法办证的。后来,我向县城市建设委员会常务副主任何本君也多次讲到刘科棉罔顾事实,一心出头为廖吉省非法办证的情况。

  县政府法制办、国土局,房产局领导收到我的报告后,明确提出鉴于此种情况不能办理过户手续。尔后,廖吉省以金钱开道,通过利益输送动用刘科棉利用主管城建,国土工作的职权出面摆平相关部门。2013年11月上旬,刘科棉指示县政府法制办牵头,组织相关部门统一思想为廖办证,县法制办领导认为廖的竞买中有违法犯罪行为,是无效拍卖,且和罗忠毅明显存在土地纠纷不宜组织相关部门参会研究,没有召集相关部门召开会议。到了11月下旬,刘科棉在明知此地块属违法违规拍卖所得,且存在重大纠纷的情况下仍然充当廖吉省的马前卒,赤膊上阵利用职权亲自召集县国土局,房产局,县政府法制办,法院等单位为廖吉省召开专题“协调会”以统一各单位认识,统一口径达到为廖吉省办理过户手续的目的,会上,刘科棉全然不向与会人员讲明我当面向他所反映的这块地属廖吉省和我联手违法操作所得且我在其中占有20%土地和全部房产的客观情况,只强调廖吉省是通过法院公开拍卖竞买的,符合办证条件的歪理。会上,房产局局长文小兵同志根据本案客观情况提出了不能给廖吉省办理过户手续的理由,遭到刘科棉的当场斥责,刘科棉横下一条心要为廖吉省办证的企图已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其他参会领导见此情况就不敢再提反对意见,协调会得以“落幕”。在刘科棉权力之剑的挥舞下,廖吉省长袖善舞,盗用我的身份证复印件分别于2013

  后来,我多次质问刘科棉为什么要不顾客观事实和法律强行为廖吉省办证,刘科棉总是以“行政服从司法”为幌子进行搪塞,我说我已经明确告诉你这里面是违法违规操作所得,且我和廖的协议中明确约定我占20%土地和全部房产,在这种情况下你作为主管副县长凭什么还要为廖吉省出头办证?前邵阳市委童名谦在衡阳贿选案中不就是在花了钱的落选人员要求退款的报告上批示“请市调查,如属实请退还款项”而被认定明知衡阳代表选举有贿选问题不但不责成纪检部门查处反而批示退款而构成玩忽职守罪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吗?你刘科棉明知其中黑幕,不但不向纪检、检察机关和法院报告,阻止廖吉省的办证行为,反而利用职权为廖吉省获得的非法财产漂白身份,为廖吉省非法办证大开绿灯,合伙侵占我公司价值700多万元的房地产,你的问题远远不止玩忽职守!涉嫌受贿犯罪、刘科棉被问得哑口无言,面红耳赤。

  有了刘科棉的巧手布局,强权干预,本应属于我的20%土地(4.646亩,每亩价值100万元,计460

  )和全部房产(2000平方米,价值240万元)共计700余万元在一夜之间全部被”过户”到廖吉省个人名下,我公司在此地块生产了十年的生产车间顷刻之间化为乌有。有了隆回县“大老虎”刘科棉的庇护,加之两证到手,廖吉省有恃无恐得寸进尺,于2013年12月18

  2014年1月16日,县委陈历贤召集有关部门领导主持协调会,宣布准,我公司于1月18日才得以恢复生产。到2014

  4月1日,我公司生产车间又被廖吉省用车辆和砂石堵死造成车间停产至今达三年之久,车间内价值400多万的原材料和生产设备全部腐烂和报废,2015年9月我公司在刘科棉的打压下彻底倒闭破产。致历届县委,县政府倾力打造的隆回县金银花产业化龙头企业惨遭重创,这就是人民的“好公仆”刘科棉一手导演的“经典杰作”,刘科棉是整个事件的罪魁祸首。刘科棉身为党员,县级领导干部,置客观事实和法律于不顾,和廖吉省互相勾结,狼狈为奸,压制相关职能部门,为廖吉省侵占我公司房地产披上一件合法的外衣,为廖吉省侵占我公司的合法权益充当幕后推手,充当非法利益的代言人和保护伞,打压三农企业,破坏企业生产经营秩序,对抗县委,县政府的兴工强县和南烟北药发展战略,其行为已丧失了作为党员,领导干部和国家公职人员的起码准则,已构成严重违法违纪,理应受到党纪国法严惩。

  二 、刘科棉充当廖吉省顶风违法建设的总后台和保护伞。廖吉省未经县国土,规划,建设部门批准,在县城东大门,320国道边,擅自改变工业用地性质且有重大矛盾纠纷的隆回县毅鹏金银花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地块非法建设2000平方米的驴肉火锅城和羽毛球馆,公然对抗县委,县政府强力推进的打非治违政策。2014年1月16日,县委陈历贤主持召开的罗忠毅与廖吉省房地产纠纷调处会上明确指示准;该地块纠纷未调处好前,维持原状,不得变性,不得抵押和办理转让过户、不得办开发建设手续。3月27号,在副县长范志锋主持召开的协调会上也指出:在矛盾纠纷未处理好前,廖吉省不得私自采取行动。而廖吉省置县委,县政府领导指示和法律于不顾,自8

  10号开始在该地块内非法修建驴肉火锅城和羽毛球馆,8月12号,县城建综合执法大队下发了停建通知书,廖吉省对县城建综合执法大队的多次上门制止置若罔闻,嚣张对抗,继续强行施工建设,至10

  6日,两栋非法建筑主体建成开业。此后,我们又多次向马健强县长和赵湘明反映廖吉省非法建筑的问题,刘科棉才不敢赤膊上阵公开作梗。11月5日,县规划局做出16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责令廖吉省在11

  12号前自行拆除违章建筑,否则由县政府组织相关部门依法强制拆除。但廖自峙有刘科棉的庇护,视处罚决定为儿戏,照常开业至今,我们多次要求相关部门采取措施强制拆除非法建筑,由于刘科棉的庇护,行政处罚决定一直没有得到执行。廖吉省作为国家公务员,党员,如此胆大妄为,视法律、法规于儿戏,是因为幕后有主管城建工作,且身兼县建设领域打非治违领导小组常务副组长的刘科棉做总后台和保护伞。在廖吉省非法建设期间,我们多次向刘科棉反映廖吉省的非法建设问题,要求对廖的非法建筑予以强制拆除,但刘科棉置之不理,反而暗地里到现场为廖顶风强建出谋划策,使得廖吉省的非法建筑在短时间内迅速建成。刘科棉还为廖吉省开脱,要求县规划局“妥处“,暗示规划局违规为廖补办建房手续,想为其非法建筑披上合法外衣,幸得县委陈历贤向规划局领导指示纠纷未解决前不能办理任何动建手续,刘科棉的阴谋才未得逞。

  2014年8月15日,隆回县建设领域打非治违领导小组再次下发《隆回县建设领域打非治违专项整治公告》,第三条明确指出:所有违法违规建设行为必须立即停止,拒不停止或顶风强建的坚决依法强制拆除。廖吉省在公告下达后 仍然顶风强建,我们多次向刘科棉反映,他不但不指示县打非治违办和县城建综合执法大队拆除非法建筑,还反而暗示规划局“妥处”,充分说明了刘科棉是廖吉省顶风违建的总后台和保护伞。三、刘科棉对县政府主要领导安排的工作推诿逃避,阳奉阴违,渎职、不作为。2014年上半年,马健强县长多次批示要刘科棉牵头处理好我和廖吉省之间的房地产纠纷(

  刘科棉利用主管城建工作的职权与很多开发商勾结,大肆受贿,到处入股分红,把隆回县城的城市建设搞得乌烟瘴气,已是民怨沸腾,很多受害人和有正义感的群众联名向省市纪委控告刘科棉的违法违纪和贪腐行为,但刘科棉神通广大,每次都能把纪委摆平,涉险过关,为维护我公司的合法权益,为清除干部队伍中的害群之马,我强烈请求上级纪检部门、检察机关严格执纪问责,不再包庇放纵,排除阻力,对隆回的“ 大老虎”刘科棉立案查处,以给我公司和全县人民一个满意交代。

  一、在以习总为核心的党中央强力反腐倡廉,打虎拍蝇的今天,刘科棉作为党员,分管城建的副县长与不法分子廖吉省狼狈为奸,沆瀣一气非法侵占我公司价值700余万元的土地和房产,充当廖吉省违法建房的总后台和保护伞,置一个

  年专注金银花产业发展的湖南省“民营科技企业”于倒闭 ,刘科棉良知、天理何在?我们强烈请求省市纪委成立专案组立案查处隆回县“大老虎”刘科棉和廖吉省之间的非法利益勾结及贪腐问题,清除干部队伍中的害群之马,还隆回县建设领域的风清气正。二、原县委赵湘明和县长马健强自2012年上任以来,针对隆回县城违法用地,非法圈地、违法建设的乱象强力开展了建设领域打非治违的专项整治工作,专门组建了打非治违的县城建综合执法大队,

  年4月23日县政府下发了《在县城规划区开展建设领域“打非治违”专项整治工作的通告》,2014年8月15日县政府又下发了《隆回县建设领域打非治违专项整治公示》,而身为隆回县分管城建的副县长,县打非治违领导小组常务副组长的刘科棉却玩忽职守,为非法利益代言和充当保护伞,阳奉阴违,对抗县委,县政府的打非治违政策,隆回近年来建设领域非法圈地,违法用地,违法建设问题如此严重,是与分管城建的刘科棉的放纵包庇是息息相关的,请求上级纪委,组织部门从严追究刘科棉的渎职,不作为,乱作为,对其免职并作出党纪政纪处理。

  三、在山东金银花种植企业买通无良媒体大肆诋毁隆回金银花为“山银花”致全县金银花滞销,十万药农利益受损的非常时期;在隆回县委、县政府,邵阳市委、市政府,湖南省委、省政府为扶持隆回金银花产业发展、而向国务院和国家相关部委奔走呼号的特殊时期;在反腐斗士———湖南省纪委预防室副主任陆群出于无比正义和公愤挺身而出在全国主流媒体炮轰国家药典。

图片新闻

女子花2万做抽脂手术结果留下了1

女子花2万做抽脂手术结果留下了12处疤痕女

  现在的女孩子为了爱美可真是什么事情都

大豆上的这种害虫城里人当成宝贝

大豆上的这种害虫城里人当成宝贝似的抢着吃

  现在黄淮海地区的夏大豆正处于苗期,除了

排队6小时8㎡档口日销8万这家30

排队6小时8㎡档口日销8万这家30年的餐饮老

  创造出这些骄人业绩的,竟然是一个开了近

贵州废旧电脑回收需要这样处理—

贵州废旧电脑回收需要这样处理——贵阳元林

  贵州元林物资回收有是一家专业致力于环

热门视频

贵州废旧电脑回收需要这样处理——贵阳元林

贵州废旧电脑回收需要这样处理——贵阳元林

  贵州元林物资回收有是一家专业致力于环保的物资回收,长期向各事业单位及个人高价现金上门回收各种废旧物

做一个旧家电回收APP小程序要多杀钱

做一个旧家电回收APP小程序要多杀钱

  随着生活水平提高以及家用电器产品迭代更新的速度加快,人们替换家用电器产品的频率也有所提高,但旧家电还

调调光色机QUBIC荣获 “设计界奥斯卡”iF奖

调调光色机QUBIC荣获 “设计界奥斯卡”iF奖

  在智能照明行业,调调光色机QUBIC一直是获奖常客,从17、18年连续两届荣获日本优良设计大奖、2018金点奖再

苏宁易购10亿元以旧换新腾讯竞购韩国NEXON

苏宁易购10亿元以旧换新腾讯竞购韩国NEXON

  ( 每日经济新闻 )去年 3 月的时候,腾讯曾灰度测试过 QQ 账号注销功能,不过这项服务很快就被悄然下架